易经百科 >>所属分类 >> 国学    文学    书籍    古典   

纬书

标签: 古代文化 易学 儒学 谶纬学

顶[0] 发表评论(0) 编辑词条
目录

[显示全部]

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

  汉代以神学迷信附会儒家经义的一类书,其中保存不少古代神话传说,也记录一些有关古代天文,历法,地理等方面的知识.简称纬.

“七纬”

  《易》﹑《书》﹑《诗》﹑《礼》﹑《乐》﹑《春秋》及《孝经》均有纬书,称"七纬"。纬书内容附会人事吉凶,预言治乱兴废,颇多怪诞之谈;但对古代天文﹑历法﹑地理等知识以及神话传说之类,均有所记录和保存。纬书兴于西汉末年,盛行于东汉,南朝宋时开始禁止,及隋禁之愈切。炀帝即位,搜天下书籍与谶纬相涉者皆焚之,其书遂散亡。纬书虽亡失殆尽,但散见于诸经注疏及为其他书籍所征引者不少,后代学者曾加以搜辑。明孙瑴辑有《古微书》,清马国翰有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,其所辑纬书名目如下:《易纬》八种:《乾坤凿度》﹑《乾凿度》﹑《稽览图》﹑《辨终备》﹑《通卦验》﹑《干元序制记》﹑《是类谋》﹑《坤灵图》。

《尚书纬》

  《尚书纬》五种:《璇玑钤》﹑《考灵曜》﹑《刑德放》﹑《帝命验》﹑《运期授》。另有《尚书中候》十八篇。《诗纬》三种:《推度灾》﹑《泛历枢》﹑《含神雾》。《礼纬》三种:《含文嘉》﹑《稽命征》﹑《斗威仪》。《乐纬》三种:《动声仪》﹑《稽曜嘉》﹑《叶图征》。《春秋纬》十四种:《感精符》﹑《文耀钩》﹑《运斗枢》﹑《合诚图》﹑《考异邮》﹑《保干图》﹑《汉含孳》﹑《佐助期》﹑《握诚图》﹑《潜潭巴》﹑《说题辞》﹑《演孔图》﹑《元命苞》﹑《命历序》。另有《春秋内事》。《孝经纬》九种:《援神契》﹑《钩命诀》﹑《中契》﹑《左契》﹑《右契》﹑《内事图》﹑《章句》﹑《雌雄图》﹑《古秘》。

乾坤度编辑本段回目录

乾度

  庖牺氏先文

  公孙轩辕氏演古籀文

  苍颉修为上下二篇,遽理微萌,始有熊氏。知生化柢,晤玆天心。念思慷,虑万源无成。既然物出,始俾太易者也。太易始著,太极成;太极成,乾坤行。老神氏曰:性无生,生复体,天性情,地曲巧,未大道,各不知其自性,乾坤既行,太极大成。黄帝曰:圣人索颠作天,索易以地,俯仰而象,近而物,浩而功,然而立。太古断元,圣人法地,极先生而设位,物成而丽诸形。错煸以文,改茹以鱼,兽以韦,上齿以,法物以,析以,运蓍以,王天下者也。太易变,教民不倦。太初而後有太始,太始而後有太素,有形始於弗形,有法始於弗法。极先元,见軏辙,像章流,立文以诂。息孙而後传授天老氏,而後传授於混沌氏,而後授天英氏,而後传无氏,而後传授中孙炎帝神农氏,中圣古法淳物,元造不足,益之器用,农谷衣。以饰,卑以饰足,而後传烈山氏,而後授三孙帝氏,次授老孙氏。公孙轩辕氏益之,法神器车符,文左武右,三器备。自上古及下帝孙,大熟。化演,设民弗倦,益物弗限。秘先之,囗阙接引。圣人显其机智。圣人曰:乾坤对,太易兴,设法軏,囗而息。智之易,八卦变,囗象囗,庶物老,天地限,以为则。庖氏先文乾囗囗。天门以为名,古有先文,未析真冥。太古文目。先元皇介而後有囗皇囗,而後有万形经,而後有乾文纬,而後有乾囗囗,而後有考灵经,而後有制灵图,而後有河图八文,而後有希夷名,而後有含文嘉,而後有稽命图,而後有坟文,而後有八文大籀,而後有元命包,一十四文大行。帝用囗皇囗与乾文纬,乾坤二囗囗,此三文,说易者也。元皇分,虽测问囗囗,术行大囗也。乾囗度,圣人颐,乾道浩大,以天门为名也。乾者天也,川也,先也,川者倚囗天者也。乾者乾天也,又天也,乾、先也。乾训健,囗健不息,日行一度。囗者开也,圣人开作度者,度、路,又道。圣人囗开天路,显彰化源。大天氏云:一大之物目天,一块之物目地,一囗之囗名混沌。一气分万囗,是上圣?破虚无,断气为二,囗物成三,天地之道不囗。黄帝曰:观上古圣,驱駧元化。劈棤万业,徒得为懋,训究体译。元肇颐浚澳作沐悬心,轮薄不息,以启三光,上飞籥风雨,下囗渀河沱,得元气,澄囗阳,正易大行,万囗生。

  上古变文为字,变气为易,画卦为象,象成设位。

古文八卦

  古文天字,今为乾卦。重,圣人重三而成立,位得上下,人伦王道备?,亦川字覆万物。

  古囗,地字,軵於乾,古圣人以为坤卦,此文本於坤囗度囗,後人益之,对乾位也。

  古风字,今巽卦。风散万物,天地气?不通,由风行之,逐形入也,风无所不入。

  古山字。外阳内?,圣人以山含元气,积阳之气成石,可感天,雨降石润然,山泽通元气。

  古坎字。水情内刚外柔,性下不上,恒附於气也。大理在天潢篇。

  古火字。为离,内弱外刚,外威内暗,性上不下,圣人知炎光不入於地。

  古雷字。今为囗,动雷之声形,能鼓万物,息者起之,闭者启之。

  古泽之,今之兑。兑泽万物,不有拒,上虚下实,理之泽万物,象断流曰泽。

  者庖牺,圣人见万象弗分,卦象位囗,益之以三倍,得内有形而外有物,内为体,外为事,八八推荡,运造纵横,求索觅源,寻颐究性,而然後成。

大象八

  天,地,日,月,风,雷,山,泽。

  立乾坤巽艮四门

  乾为天门,圣人画乾为天门,万灵朝会囗生成,其囗囗囗。重三三而九,九为阳囗之囗,亦为天囗,天囗兼坤囗之成也,成而後有九。万形经曰:天门辟元气,易始於乾也。

  坤为人门,画坤为人门,万物蠢然,俱受囗育,象以囗此。坤能囗厚迷囗,含和万灵,资育人伦,人之法用。万门?於地利,故曰人门;其囗广厚,迷体无首,故名无疆。囗生而六,六者纯囗,囗刚杀囗,配在天。坤形无囗,下从其上,故曰顺承者也。

  巽为风门,亦为地户。圣人曰:乾坤成气,风行天地,运动由风气成也。上阳下囗,顺体入也。能入万物,成万物,扶天地,生散万物。风以性者,圣人居天地之间,性囗囗阳之道,风为性体,因风正圣人性焉。万形经曰:二阳一囗,无形道也。风之发洩,由地出处,故曰地户。户者牖户,通天地之元气,天地不通,万物不蕃。

  艮为鬼囗门。上圣曰:一阳二囗,物之生於囗昧,气之囗於幽蔽。地形经曰:山者艮也,地土之馀,积阳成体,石亦通气,万灵所止,囗於囗门,言鬼其囗也。囗物囗於艮,艮者止也。止宿诸物,大齐而出,出後至於囗申艮囗如囗暗,不显其路,故曰鬼门。

  庖牺氏画四象,立四隅,以定囗物。发生门,而後立四正。四正者:定气一,日月出没二,囗阳交囗三,天地囗正四。

  立坎离?兑四正

  月,坎也,水魄。圣人画之,二囗一阳,内刚外弱。坎者水,天地囗,周流无息。坎不平月,水满而圆,水倾而囗,坎之囗也。月者,阙,水道,圣人究得源囗,浰涉沦涟,上下无息。在上曰汉,在下曰囗,潮为浍,随气曰濡,囗阳囗礉为雨也。月囗精,水为天地信,顺气而潮,潮者水气来往,行险而不失其信者也。

  日,离,火囗,正中而明,二阳一囗,虚内实外,明天地之目。万形经曰:太阳顺四方之气。古圣曰:烛龙行东时肃清,行西时囗囗,行南时大囗,行北时严杀。顺太阳实元,煖熯万物,形以鸟离。烛龙四方,万物向明,承惠煦囗,实而迟重。圣人则象,月即轻疾,日则凝重,天地之理然也。

  雷木,囗,日月出入门。日出囗,月入於囗。囗为四正囗,形囗万物不息。圣人画二囗一阳,不见其体,假自然之气,顺风而行,成囗作烈,囗时而息,天气不和,囗能囗息;万物不长,囗能鼓养。万形经曰:雷、天地之性情也。情性之理自然。万形经论。

  泽金水,兑,日月往来门,月出泽,日入於泽,四正之体。气正元体,圣人画之,二阳一囗,重上虚下实,万物燥泽,可及天地。怒泽能悦万形,恶泽能美,应天顺人。承顺天者,不违拒;应人者,泽滋万业,以帝王法之,故曰泽润天地之和气然也。

  圣人索象画卦(以下略

坤度

  庖牺氏先文

  公孙轩辕氏演籀

  苍颉修为下文

  坤囗度者,太古变乾之後,次囗坤度,圣人法象,知元气隤委。固甲作捍颢。孕灵坤囗。圣人断元,偶然成地。积土形不骞囗,太极有,地极成,人极灵。如履薄厚,如资长极。天有太极,地有太囗。黄帝曰:天地宜囗阖,地道距水澈。女娲断定足,其隤一址。坤母运轴,而後大央氏、百庭氏、大元氏立坤元,成万物,度推其理,释译坤性,生育百灵,效法之道囗。

  坤元十性(以下略

易纬稽览图编辑本段回目录

  【卷下】

  以三十六乘六爻,得二百一十六,少阳爻七。以二十八乘之六爻,得一百六十八。已上二囗合得三百八十四,因而倍之有七百六十八。假令坤六位老囗爻六,以二十四乘六爻,得一百四十四。少囗爻八,以三十二乘之六爻,得一百九十二。已上二囗合得三百三十六,因而倍之有六百七十二。囗乾坤二轨囗合,有一千四百四十。凡阳爻用六十四为法,囗得倍之。囗凡囗爻用五十六为法,囗得囗倍之。 推一百九十二爻。术曰:置六十四卦,折半有三十二,以六囗之,得阳爻一百九十二,囗爻亦一百九十二,合二囗得三百八十四。 又法,六爻以八乘之,得四十八,又八乘四十八得三百八十四爻也。

  从伏羲天元甲寅已来,至大唐贞元年乙亥,积二百七十六万一千二百二十算。至元和年三月,二百七十六万一千二百三十一算。(以下略

演孔图编辑本段回目录

  节。今据《郎顗传》

  兴三百三十九岁,高祖?亥仲二季 阳嘉二季在戌仲十季。来季入季。是阳生酉仲,阴生戌仲,举 仲为言,囗初囗季也。酉仲为太初,戌仲为太始,雄雌巳代? 也。天开於子仲,以三节囗之,至酉仲?三百季,此纬云‘天 运三百岁,雌雄代囗。’其此义与!或据《乾坤凿?》?德之 ?,木金水火土德各三百四岁,则又一说。或据《囗乾图》‘ 三百季改宪。’谓岁星行天,一岁移一辰,率百四十四岁而? 一辰,若再?则又改?。此又一说。或又据天地?六?而为三 十,积?至於三百。十囗其囗,囗之极也。应阶桉天地?六。 《素问》《?志》《唐志》说各不同。《素问》谓天以六节, 地以?制,周天气六期为?,终地气?岁为周。?六合者,岁 三千七百二十,气为一纪,六十岁。千四百四十,气为一周。 《路史》苹注谓以六加?,则?岁而馀一气,故迁一位以承 六,则常六岁乃?天元之气。故六季周而复始。《?志》引 《传》曰:‘天六地?,?之常也’。又引《左氏》‘天?六 气,降生?味。’?六者,天地之中合。《困学纪闻》谓: 《左传》之说?《素问》说。?沿《?志》之说。此一义也。 顾《?志》先云‘天之中??,?为声。地之中?六,六为 律。’其意?以天?地六为中。又以天六地?为中之合。说不 衷於一?。《唐志》主大衍?以?六之中为合。又 ?以纬书,谓一月中?卦?天策,六候?地策。应阶谓?天地 之中合,当从《唐志》。若天地?六之?,则《左氏传》《素 问》《?志》义当两存耳。”正气为帝,间气为臣,宫商为姓,秀气为人。(以下略

汉代“纬书”中的政治观念编辑本段回目录

前言

  纬书将流行于两汉的“天人一体化”理论发展到极致。它把神、自然、人一体化:神自然化、人化;自然神化、人化;人神化、自然化。纬书中充满了“天人相副”、“天人感应”、“天人合一”的内容,用自然现象比附社会现象,为统治者制造神话,故成为封建君主制度的理论基础。

  纬书以政治为中心,将天理想化和社会功能化,天既象征人事,又对人事作出主动反应,从而表达了纬书作者的均平、无为的政治理想,政治调整观及政治价值观,反映了中国古人的一种普遍的政治文化心态。

  纬书在两汉思想文化领域,具有突出的地位,上自朝廷,下至民间以及知识、官僚界,都有广泛的影响。西汉后期、新莽和东汉前期,是它的发达期。从整体上看,纬书杂论阴阳五行、天人感应、天人合一、天文历法、地理、风俗、历史、占算之术等等,但其核心是论述社会政治问题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才引起朝野上下广泛重视。它既是俗文化,又是雅文化,在民间广泛流传,同时经官方删定,在很长时期又被列入官学。

  “纬”同“谶”、“图”、“符命”源不同而合流。“纬”相对于“经”而言”。儒家有“六经”、“七经”,相应有“六纬”、“七纬”。早在西汉成帝、哀帝时已流行,李寻注“五经六纬,尊显术士”[1]。有的学者把董仲舒的《春秋繁露》等也视为纬书。

  “谶”指预卜吉凶的隐语,早在春秋战国已流行。后来与“符命”结合在一起。“符命”主要讲天降瑞祥以及天象之学。“图”、“书”指《河图》、《洛书》。谶可以专指《河图》、《洛书》,又可作为上述诸项的通称,这些原本是阴阳家方术士的发明。

  随着儒家与阴阳家、方术士的结合,“纬”、“谶”、“符命”、“图”、“书”揉合为一体,通称为“谶讳”或“讳书”。还有“图书”、“图纬”、“图谶”、“谶记”、“经谶”等称。谶纬属于儒家中的一个流派,与今文学相杂,难分难解,古文学家也每每有通谶纬的,如刘歆、贾逵均通谶纬。当时的许多经学家也兼通谶纬。

  谶纬的主旨是维护封建秩序,但其中神意太浓,与王权每每发生冲突,三国以降,屡遭禁绝,隋以后几无完书。辑本有明孙谷的《古微书》、清黄?《汉学堂丛书》中辑谶纬55种、马国翰《玉函山房辑佚书》辑纬书40种、赵在翰辑有《七纬》。日本安居香山、中村璋八合辑《纬书集成》最为完备。

  [1] 《汉书·李寻传》。

大一统专制主义的理论基础

  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总观念。天人如何合一,各家各派各有独特的思路和论述。纬书的特点是杂糅诸家各派,没有统一的中心,也没有逻辑起点。勉强概括之,即神、自然、人混合性的一体化。神自然化、人化;自然神化、人化;人神化、自然化。这里的人不是一般的个人,仅指圣人、特异的帝王将相。

  神、自然、人一体化之论,如:“中宫大帝,其尊北极星,含元出气,流精生一也。”[1] “天皇大帝,北辰星也,含元秉阳,舒精吐光,居紫宫中,制御四方,冠有五采文。”[2] “斗者,天之口舌。”“房心为天地之明堂。”“咸池曰五潢,五帝东舍也。”“轸南众星曰天库。”[3]星辰之间被钩筑成君臣关系。“太白之精下为风伯之神,主司刑。”[4] “地为山川,山川之精上为星辰,各应其州域,分野为国,作精神符验也。”[5]在这些著述中,所有的圣王以及孔子都是神种。具体而言,有的为“黑帝”、“白帝”、“赤帝”、“黄帝”、“苍帝”之种,有的为“龙种”,有的是“感天”而生,有的是“梦长人”而生,有的是感天之异象而生,有的是生宿下凡,连萧何也是“昴星精生”[6]。

  神、自然、人一体化的方式,归纳起来,大致有以下几种:

  其一,生成关系。宇宙万物是一个生成关系,但其元点,又不一致。

  天生成万物,主宰万物:“天之为言,颠也。居高理下,为人经纬,故其字一大以镇之,此天之名义也。天之为体,中包乎地,日、月、星辰属焉。”“群阳精也,合为太乙,分为殊名,故立字一大为天。”[7]天是太乙神,又称天帝。“天皇大帝,北辰星也,含元秉阳,舒精吐光,居紫微中,制御四方。”“大帝冠五采,衣青衣,墨下裳,抱日月,日在上,月在下,黄色正方居日间,名曰五采。”[8]

  元气生万物:“元气阖阳为天。”[9]“元者,端也,气泉。”“元气之阳为天精,精为日,散而分布为大辰。”[10]“元清气为天,浑沌无形体。”[11]

  水生万物:“水者,天地之包口,五行之始焉,万物之所由生,元气之腠液也。”[12]

  太易浑沌生万物:“夫有形生于无形,乾坤安从生?故曰:有太易,有太初,有太始,有太素也。太易者,未见气也;太初者,气之始也;太始者,形之始也;太素者,质之始也。气形具而未离,故曰浑沌。浑沌者,言万物相混成而未相离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循之不得,故曰易也。”[13]

  八卦生万物:“八卦之序成立,则五气变形,故人生而应八卦之体,得五气以为常,仁义礼智信是也。夫万物始出于震,震东方之卦也,阳气始生,受形之道也,故东方为仁。”[14]

  以上所说的宇宙万物之“元”,各有异而又互相混杂,无法截然分开。

  其二,天人同度,天人合一,天人相副,天制约人。

  “天人同度,正法相受。天垂文象人行其事谓之教。教者,效也,言上为而下效也。”[15]“天有四表以正精魂,地有四渎以出图书。”[16] “天文地理各有所主,北斗有七星,天子有七政也。”[17]所设之爵位,三公、九卿以及官位均与天象相应。[18]刑罚也应天而来:“大辟之属二百象天之刑。”[19]人的身体器官也与天地相应。“人头圆法天。”“足方法地。”“五脏法五行。”“四肢法四时。”“九窍法九州。”“目以法日月。”“人有十八象,皆法之天也。”[20]“人之七孔内法五脏,外方五行,庶类气契度也。”[21]连十二生肖也体现天人相副:“此二十象稽之于天,度之于地,推于万物,象方之庶类,画天法地,是故为人取象于天地。”[22]

  其三,宇宙数字化。这种观念在《易传》中已初步形成。董仲舒进一步提出“人副天数”,谶纬中把象数相推向极致,宇宙万物皆以数相应而相联系。“阳气数成于三,故时别三月,阳数极于九,故三月一时九十日。”“阴阳之性以一起,人副天道,故生一子。”[23]“三九二十七,七者阳气成,故虎七月易生。阳立于七,故其尾长七尺。斑斑文者,阴阳杂也。”[24]

  这些论述极多,作为哲学高度概括,是《易·乾凿度》中所讲的:“大衍之数五十阂天下之物。”“五十”指日十干,辰十二,星二十八宿,由此而演化出整个万物及其数字结构。

  其四,宇宙与观念、道德的组合。“三纲之义,日为君,月为臣,列星为民也。日以阳明,月以阴承化,行昼夜,星纪乃行,列星分布耀舒精。日者,阳之精,耀魄,光明所以察下也。”[25]“元气混沌,孝在其中。”[26]“君臣之义生于金,父子之仁生于木,兄弟之叙生于火,夫妇之别生于水,朋友之信生于土。”[27]“王者叙长幼,各得其正,则房心有德星应之。”[28]

  纬书有关天人一体化的理论虽然十分驳杂,不成体系,但有一个基本精神却是一致的,这就是宇宙的统一性与泛必然性的观念。任何个体无不处于统一体系之中,无不是必然中的一环或附件。这正好成为君主一统专制的理论基础。

  [1] 《春秋·文耀钩》。

  [2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3] 《春秋·文耀钩》。

  [4] 《河洛纬·龙鱼河图》。

  [5] 《春秋·感精符》。

  [6] 《春秋·佐助期》。

  [7] 《春秋·说题辞》。

  [8] 《春秋·合诚图》。

  [9] 《河图纬·叶光纪》。

  [10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1] 《春秋·说题辞》。

  [12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3] 《易·乾凿度》。

  [14] 《易·乾凿度》。

  [15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6] 《河图纬·河图括地象》。

  [17] 《春秋·合诚图》。

  [18] 见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9] 《尚书·刑德放》。

  [20] 《孝经·援神契》。

  [21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22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23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24] 《春秋·考异邮》。

  [25] 《春秋·感精符》。

  [26] 《孝经·左契》。

  [27] 《乐·稽耀嘉》。

  [28] 《礼·含文嘉》。

君主专制主义精神

  政治观念是纬书的中心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是必然的。一方面,纬书是对经书的阐释与发挥,而经书是政治教科书与法典,这就决定了纬书也必然以政治为中心;另一方面,汉代的天人合一、天人感应的社会思潮重点不是自然科学,而是为了论证当时社会的合理性和如何调整社会关系,以趋吉避凶。纬书将这种思潮进行了彻底的发挥,直到庸俗、粗陋不堪的地步。

  由于纬书极强的政治性,所以引起了统治者的极大兴趣,不仅被统治者视为官学,而且被视为“内学”,经书反而被降到“外学”的窘境。明帝令王苍正《五经》章句,以谶为准;章帝令曹褒撰礼典,杂《五经》谶记之文。统治者所以十分重视纬书,除了直接利用它为自己制造谶语神话之外,最主要的是它充满了王权专制主义精神。

  贯穿于纬书中的一个基本内容,是造神,“天子皆五帝之精宝”[1],神化古来的帝王与刘邦,可谓纬书作者的新创造,新发明。在纬书作者的编造中,孔子这位旷世圣人几乎是汉家的先锋,为汉家而生,为汉家创制大义:“丘览史记,援引古图,推集天变,为汉帝制法,陈叙图录。”[2]“元丘制命帝卯(“刘”字简写)行。”[3]刘邦不仅是赤帝之后,而且早为孔圣人预定坐天下。汉家在一派神话中,变为历史的必然。当然,纬书不无反对汉家天下之言,但占主导地位的是为汉家制造神话。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,神话是历史必然性与合理性的最好论证,反过来,制造神话又是为历史必然性和合理性提供了社会心理认同的依据。

  在纬书中最能表现君主专制主义精神的是帝王职能的神化。帝王原太素,通天地,立“五始”,修德成化,统调阴阳,通神人,体历史。总之,天人合一,帝王为枢纽。

  太素为宇宙之原,所以“反太素冥茎,盖乃道之根也”。“帝者得其根罧,王者得其英华,伯者得其附枝。”[4]与太素之根相合,既是成就帝王的条件,又是帝王的功能。

  天地生万物,天子通天地:“天子之尊也,神精与天地通,血气与日月总。含五帝之精,天之爱子也。”[5]天子的精神和血气通天地,本身也就是天地的化身,天地的功能与天子的功能也就可以一体化:“五帝修名立功,修德成化,统调阴阳,招类使神,故称帝,帝之言 :也。”[6] “帝者承天立五府(五帝之庙)以尊天,重象。”[7]

  帝王的功能有时又被神化为最原始的创造者:“黄帝受命有(又作“立”)五始。元者,气之始;春者,四时之始;王者,受命之始;正月,政教之始。”“元者,端也,气泉无形,以起有形以分,窥之不见,听之不闻。”[8]黄帝虽然是古帝王,其功能与“元气”为一,又比元气更丰富而多能。

  基于上述诸因,帝王理所当然地成为人间秩序的起点和准则:“诸侯不上奉王之正则不得其位,正不由王出不得为正。”[9]

  帝王与万物之“元”、“神”、“德”是一体化的。“孔子曰:皇象元,逍遥术,无文字,德明谥。”[10]其义即《春秋公羊传解诂·成公八年》所说:“德合元者称皇。”“德合天者称帝;《河》、《洛》受瑞。可放仁义,合者称王,符瑞应天,天下德归。”《春秋·文耀钩》云:“王者,德也,神所向德,人所乐归。”帝王既然与“元”、“神”、“德”一体化,自然就成为人间绝对权威。

  等级制是君主专制主义的基础。纬书从不同方面论述了等级的普遍性与绝对性,人受制于天,天本身就是一种等级构成,人副天数,人间的一切也必然是等级结构。人本身就有“圣”、“愚”之分,“人与天地并为三才。天以见象,地以效仪,人以作事,通乎天地,并立为三。其精之清明者为圣人,最浊者为愚夫。而其首目手足皆相同者、有不同于常者则为禽兽矣”[11]。先验的圣、愚论是等级制重要的理论基础之一。《易·乾凿度》把六爻的排列视为社会等级的符号和表征:“终于上初为元士,二为大夫,三为三公,四为诸侯,五为天子,上为宗庙(郑玄注:宗庙,人道之终)。凡此六者,阴阳所以进退,君臣所以升降,万人所以为象则也。”等级原则无处不在,连乐器意调也与等级制相匹配。《乐·稽耀嘉》说:“八卦以乾为君,八音以磬为长,故磬之为器,其音石,其卦乾。乾位西北而天屈之,所以立辨(别)也。故方有西有北,时有冬有秋,物有金有石,分有贵贱,位有上有下,而亲疏长幼之礼皆辨于此。”把这些现象相匹相配,排列组合,实在风马牛不相及,然而在天人相副的氛围中,是可以使人折服的,而其精髓则是等级贵贱原则的普遍化和绝对化。《礼·稽命徵》对人的等级、生活方式的等级以及用物的等级作了详细具体的规定。祭祀、用物的等级化由来已久,纬书的新义在于进一步从天人一体化方面进行了论证。

  等级制的基本精神是人身支配与被支配、占有与被占有、专制与被专制的关系。纬书从天制约人的角度,反复论证了君主专制的必然性。“天地成位,君臣道生。”[12]“三才之道,天、地、人也。天有阴阳,地有刚柔,人有仁义。法此三者,故有六位……天动而施曰仁,地静而理曰义,仁成而上,义成而下,上者专制,下者顺从。正形于人,则道德立而尊卑定矣。”[13]这类比附除了天人合一的方法论有某种合理意义外,在科学认识上可以说毫无道理。然而方法论常常比道理更能使人接受和认同。作者得出的“上者专制,下者顺从”、“尊卑定矣”的结论,像方法论一样,成为当然之论。《易·乾凿度》从“易”之变中肯定了易姓革命,但同时又论证了君臣之位是不变的。“不易者,其位也。天在上,地在下,君南面,臣北向,父坐子伏,此其不易也。”又说:“君道倡始,臣道终正。是以乾位在亥,坤位在末,所以明阴阳之职,定君臣之位也。”对于帝王,臣民自不待言,要顺从君:“臣者,坚也,守节明度修义奉职也。”[14]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各级贵族也须“皆上奉王者之政教礼法,统理一国,修身洁行矣”[15]。

  纬书中的专制主义精神还表现在,用“一体化”方法论证社会指导思想与神、自然、人是互相渗透和互相体现的。

  礼、乐是儒家思想的主干,纬书对礼、乐的神化格外显目。《礼·稽命徵》说:“礼之动摇也,与天地同气,四时合信,阴阳为符,日月为明,上下和洽,则物当如其性命。”“制礼作乐得天意则景星见”,“王者得礼之宜则宇宙生祥物”。礼同气、日月、阴、阳、神、鬼合为一体。

  《乐·动声仪》对乐也用一体化精神作了极为独特的论证。乐始于“五元”(上元——天气;下元——地气;中元——人气;时元气——受气于天,布之广地,以时出入万物者也;风元气——物莫不以风成熟也)。“天有五音,地有六律”。五音各代表一种社会角色:宫——君;商——臣;角——民;徵——事;羽——物。五音又代表了不同的社会政治境况。十二个月各有一音律,为十二月律。人的五脏与五音相适;五音又与五星相应,与四时、阴阳、五行、四方相配。古代的圣王各有自己时代的乐章。这些论述近于胡诌,然而它的作用却是极为重大的。礼、乐体现着那个时代的社会秩序和精神,神化礼乐正是神化当时社会的基本制度。

  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被儒家奉为“五常”,“五常”正是天地、阴阳、五行、五方的精神体现。《易·乾凿度》说:东方为仁,南方为礼,西方为义,北方为信,中央为智。“中央所以绳四方行也,智之决也。故中央为智。故道兴于仁,立于礼,理于义,定于信,成于智。五者道德之分,天人之际也。圣人所以通天意,理人伦而明王道也。昔者圣人因阴阳、定消息、立乾坤,以统天地也。”《诗纬》中讲:“木神为仁,金神为义,火神为礼,水神为信,土神为智。”《孝经·钩命诀》又有另一种配方:“性者,生之质,若木性则仁,金性则义,火性则礼,水性则智,土性则信也。”

  汉代格外提倡孝。纬书对孝的论述同上述方法是一样的,这里须要说明一点:《孝经·左契》把孝视为元气混沌的本性之一,“元气混沌,孝在其中,天序日月星辰以自光,人序孝悌忠信以自彰”。

  更为有趣、也更为荒唐的是,人的器官也被道德化、神化、天地化。《孝经·援神契》说:“肝仁、肺义、肾智、心礼、胆断、脾信,膀胱决难,发法星辰,节法月,肠法铃。人有十八象,皆法之天也。”又讲:“人头圆法天”,“足方法地”,“五脏法五行”,“四肢法四时”,“九窍法九州”,“目明法日月”。更令人莫明其妙的是器官之间都由道德加以联系而形成不同的功能。“脾仁故目视;肺义故鼻候;心礼故耳司,肾信故窍泻;脾智故口海。”

  上述种种论述,以今人视之皆为大谬,然而在那个时代,却是被人们普遍接受和认同的。特别是“一体化”的方法论,成为理所当然的思维前提,它的意义是不可低估的。封建专制主义的精神不仅获得了合理的论证和说明,而且融于人们的肌体,成为人的器官的一种本能和功能。人,完全变成封建专制主义的工具和零件。只有了解了这一点,才能理解为什么谶纬之中常有对统治者的攻讦,而统治者们却仍把它作为圣学而加以尊崇。

  如果以这种时代精神为背景去看未来的玄学精神,才能真正体味玄学的历史意义。

  [1] 《春秋·演孔图》。

  [2] 《春秋纬》。

  [3] 《春秋·演孔图》。

  [4] 《礼·斗威仪》。

  [5] 《尚书·璇机玲》。

  [6] 《春秋·运斗枢》。

  [7] 《尚书·帝命验》。

  [8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9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0] 《春秋·说题辞》。

  [11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2] 《易·坤灵图》。

  [13] 《易·乾凿度》。

  [14] 《孝经纬》。

  [15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均平、无为的政治理想与政治调整

  在天人相应思维模式中有一个理所当然的思路,即把天理想化和社会功能化。天既像征人事,又对人事作出主动反应。在这种互动的论述中表达了纬书作者们的政治理想、政治调整和政治价值观念。

  天帝是公正无私的,人间天子首先应效法此道。“帝者,天号;王者,人称。天有五帝以主名,人有三王以正度。”[1]“帝者,天号也。德配天地,不私公位称之曰帝。天子者,继天治物,致政一统,各得其宜,天父地母以养人,至尊之号也。”[2]另外一些纬书的“帝”与“天子”相近。《乐·稽耀嘉》说:“德象天地为帝,仁义所生为王。”总之,“公”是天子德性之首,“在政不私公位称之曰帝”[3]。人主必须遵循法天的原则施政、制度:“文王因阴阳,定消息,主乾坤,统天地。”[4]人主应像“露以润草”那样,“恩泽济万民”[5]。“大人者(按指天子),圣人之在位者也。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。”[6]

  帝王的责任就是致太平。“圣帝明王所以致太平也。”[7]“帝王奉命永治安。”[8]致太平之道就是均平和无为。

  均平并不是平等或绝对平均,而是以等级差别为基础的协调和相对平衡。《乐纬·协图徵》对均平有一个轮廓性的描绘,要之有如下几点:

  其一,实行井田。“圣人授民田”,每家一百亩。“以九顷,成八家。上农夫公九口,中者七口,下者五口,是为官者不足以奢,贫者无饥馁之忧。”《乐纬》对井田制还有另一种设计:“九家为井,八家共治,公田八十亩,已外二十亩为八家井灶庐舍。”这又为诸种井田说增加了一种新设计。

  其二,实行“五均”。这里所谓五均与王莽的“五均”不同,是指“为官者虑贪;强者不侵弱;智者无诈愚;市无二价,万物同均,四时共得;公家有余,恩及天下”。

  其三,尊卑各有等。君臣有差,上下皆次,衣服有制,明礼义、显贵贱,女工有差,男行有礼,宫室度量,章制有宜,大小有法,贵贱有差,上下有顺。

  其四,崇公尚贤。“圣王法承天以定爵禄,爵禄者不能过其能。”“功成者爵贵,功败者刑罚。”

  其五,刑罚得当。“圣王法承天以制刑,刑罚诛一动千,杀一威万,使死者不惧,生者不怨。”

  均平是一种制度,无为则主要是政策。制度定下来,要实行无为而治。《春秋·运斗枢》讲:“若德命叙,伏羲、女娲、神农是三皇也。皇者天,天不言,四时行焉,万物生焉。三皇垂拱无为设言,而民不违道德。”[9]托孔子言曰:“政尚静而恶哗也。”《礼·含文嘉》说:“王者深礼之制,不伤财,不害民,君臣和辑,草木昆虫各蒙正性。”

  均平、无为一方面是针对汉代当时的社会动荡和弊政而言的,另一方面,又是人们的一种超越朝代的政治理想,是封建时代颇流行的一种理想。所以它超出了政策范围,也超出了各家各派的局限,成为中国古人的一种普遍的政治文化心态。

  理想源于天人合德,现实却又是一回事,常表现为天人相悖。纬书以及汉代思想家几乎一致认为,天人相悖的原因是由人造成的。“凡天象之变异,皆本于人事之所感,故逆气成象而妖星见焉。”[10]

  人主失德、政乱会引起天象与自然变异。这类论述举不胜举,仅列数例以示其概:“帝淫*#,政失平,则月生足。”[11]“逆天道,绝人伦,当夏雨雪。”[12]“人君不好士,走马被文绣,犬狼食人食,则六畜谈言。”[13]“夫失礼,烦苛,则旱鱼螺变为蝗虫。”[14]“冤民系狱,十月不雨,言王者刑罚失平,民冤莫白,则旱魃为虐,滴雨不行。”[15]

  人主失德、政乱、不公会造成社会动乱,同时也会引起整个自然界失序、失常。这种观念无疑对人主具有约束和谴责的积极含义,但是在谴责声中又夸大了人主的影响力。它的副作用之一,就是强化了对政治权威无限渴望的社会心理,甚是可悲!

  与上述论述方向相反而方法相同的另一种观念是:天象变异预示着政治之变或对某政治行为的谴责。这就是天谴观。这是汉代普遍流行的一种观念,连反对谶纬的人,如王充、张衡,也深信不疑,只不过他们较为谨慎,所谓以“实证”为据。纬书的特点是用得太滥,利用天变异议政、传播谤言,为政治之变制造舆论等等。事关政治大事的比比皆是,略而不论,这里举几例以示其荒唐:“正月月蚀,贱人病,籴石四千……”“月犯房星,四足之虫多死,期不出年。”[16]以今人视之,荒唐自不待言,然而在当时,这种以天变为据的流行,是颇能赢得社会各界人士认同和信奉的。一个谶语,在某些时候可能胜过十万大军!这个问题留给历史学家去讲。

  既然天变异根源在人、在人主,所以还是有补救之术的,这就是人主改邪归正。“夏震者,治道烦苛,徭役急促,教令数变,无有常法。”补救的办法是“举贤良,爵有功,务宽大,无诛罚则灾除”[17]。“人君政治休明,贤良悉用,无疑是件好事,然而其中也同样蕴藏着君主通天普救众生的观念。人们在规劝君主改邪时,把期盼完全寄于君主之身,从而使自己更渺小,君主更伟大。这种既怨恨君主又期盼君主的思维定势,使人们无法从君主崇拜中跳出来,实在是悲剧。

  在政治调整中,最激烈的莫过于“革命”论了。纬书的作者从天命和历史说明了“革命”是不可避免的。没有永远不变的家天下。“自三皇以下,天命未去飨善,使一姓不再命。”[18]“天道煌煌,非一帝之功;王者赫赫,非一家之常。顺命者存,逆命者亡。”[19]“天道无常亲,常与善人。”[20]“天道无适莫常,传其贤者。”《易·乾凿度》在论述“易”的含义时,曾讲到“革命”的必要性。“君臣不变不能成朝,纣行残虐天地反,文王下吕(尚)九尾见,夫妇不变不能成家,妲己擅宠殷以之破。大任顺季享国七百,此其变易也。”

  “革命”易姓是历史不可避免的,甚至是规律。但革命的发生是有条件的,要之有如下几点:

  其一,王之暴虐如桀纣,造成“天地反”之势。整个社会机制败坏,只有革命才能使天地之道正常运转。

  其二,革命的承担者须有天意的瑞符兆示。如前面讲的文王有九尾狐之瑞。正如《春秋·演孔图》说的:“天子皆五帝之精宝,各有题叙,以次运相据,起必有神灵符记,使开阶立队。”纬书中对历史上“革命”的神灵符记的编造极为繁杂,也极为离奇,离奇正是神圣的象征。

  其三,新王受命必改制。“王者三百所一蠲法”,“五帝异绪”[21]。《乐纬》讲天道的特点是“质”,地道的特点是“文”。质、文行之长久故有弊,须质、文互变,互补,故而有改制。

  “革命”是改朝易姓,无疑意味着社会大变动。“革命”论是社会的一种普遍认识,连帝王本人也多不否认,但这并不是说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公开讲“革命”,这只有在社会危机之时,或允许议论,或禁之不绝。如果实行压制,“革命”论就会从朝堂走到社会、民间,乃至秘密流传。这种情况在西汉、新莽和东汉前期都有过充分的表现。

  “革命”虽涉及改朝换代,但对基本制度只是一种调整手段。封建的基本秩序是不变的。这也就是《易·乾凿度》所讲的“易”而“不易也”。一句话,虽“革命”而不离君主专制体制之宗。这里再重复我们的一个基本看法:古代的“革命论”同民主论不是一个范畴中的问题,不可同日而语,然而作为政治调整,也可谓是激烈的了。

  天人一体化是两汉时代雅俗共通的一种思维方式。纬书把这种思维方式发展到了极致,推向了极端。一至极端便不免于滥,然而在那个时代,人们并不以滥为滥,反而以为是一种深邃的道理。专制主义政治不仅需要理性的论证,更需要神性的装扮。纬书在这两方面都有它特殊的功用。[1]

  [1] 《尚书纬》。

  [2] 《易纬》。

  [3] 《尚书·璇机玲》。

  [4] 《易·乾凿度》。

  [5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6] 《易·乾凿度》。

  [7] 《易纬》。

  [8] 《易·辨终备》。

  [9] 《诗·含神雾》。

  [10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11] 《河图纬·秘徵》。

  [12] 《诗·推度灾》。

  [13] 《易·萌气枢》。

  [14] 《易·九厄谶》。

  [15] 《春秋·考异邮》。

  [16] 《河图纬·帝览嬉》。

  [17] 《易纬》。

  [18] 《尚书·帝命验》。

  [19] 《春秋·元命苞》。

  [20] 《易纬》。

  [21] 《春秋·保乾图》。

《真三国无双OL》中的纬书编辑本段回目录

分类

  纬书属于辅助道具。

效果

  纬书的效果为:战斗后获得的义变为通常的2倍。

合成

  目前暂时无法合成纬书。
参考资料
[1].  111   http:// www.12ky.com
[2].  室内风水学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28685.html
[3].  屏风可以改善室内风水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25911.html
[4].  现代住宅风水学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34644.html
[5].  房屋风水学入门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30509.html
[6].  有关风水学概述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26726.html
[7].  室内风水学   http://www.12ky.com/c/fengshui/28685.html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神峰通考 下一篇子平真诠评注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 

词条信息

已删除
此用户已删除
词条创建者

相关词条